普賢行願品講記

(第七卷)

 

淨空法師講述

華藏圖書館

 

請掀開經本,說到禮敬諸佛。在歷史上來說,我們中國這個民族有許許多多地方這個優點,這是世界上其他的國家民族所沒有的,譬如第一個文字,這個是中國人的特色。中國自商周以後,語跟文就走兩條路,語文、文言,走兩條路。言語,因為中國地方幅員大,在古代春秋戰國的時候中原地區,所謂說八百諸侯,就是八百個小國家。大國百里,百里侯,方圓一百里,那就是一個大國了;小國二十里、三十里。所以在那個時候,像景美這個區就是大國了,是個大國不是個小國。

 

因此語言、文字,都不統一;所以你看古文,尤其看篆字,你們今天拿篆字字典一翻,一個字好多種的寫法,為什麼這麼多種寫法呢?那就是每個地區寫法不一樣,這個國家這種寫法,那是那個寫法;念的音也不相同,那麼音不相同,到現在還如此,方言,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方言,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文字,都不相同。那麼統一是在秦朝,秦始皇統一之後,他最大的功德就是文字統一。語言雖然不統一,文字統一。那是李斯作小篆,所以那個時候小篆就等於是全國通用的文字,文字從這時候開始統一。

 

那麼可是我們方針還是兩條,就是一個是文言,一個是語言;語是隨便你隨著時代變化,文不變、文言自始至終不變。那麼文言不變有什麼好處呢?好處太大了,幾千年前人寫的文章,就跟我們現在對面談話一樣,所以文化的遺產能夠保存下來。在外國就不行了,在外國是幾千年前拉丁文,古文的時候,那是幾個考古學家,專家,他才懂,其他人都不懂。所以這一點中國為什麼這個民族存在這個世界上幾千年,而不被消滅,實在講四大文明古國,其他都沒有了,其他三個早就消滅掉了,只有中國還在,得力於文言文。所以這種工具,實實在在說最好就是傳播思想,傳播人生經驗,最好的工具,由上一代傳遞給下一代。而且每一個造字的時候,不是隨便造的,裡面有很深的學問在裡頭,所以看到這個字,人就會覺悟,就會開智慧。

 

大概在幾年前,台中;那個時候他在台北,焦國寶居士,在過去大專講座,他發起的,他是發起人之一。我是從五十七年還是五十八年,佛光山第一次辦夏令營,我參加了。回到台北之後,他們就帶了十幾二十個同學來找我,要在台北辦講座,那個時候我沒有地方;以後他們找到松山寺,找到中國佛教會,在中國佛教會講座最盛的時候,同學將近八百人。那麼以後他到台中去了,去了沒多久,給我寫了一封信,他說他認識一個女孩子,想結婚了,問我好不好?我就寫了一個信告訴他,我寫了一個名信片給他,我說你看看那個婚字,那個意思什麼,我說你好好仔細看一看。他以後回我信,他說他不結婚了。一個女一個昏,見到女人頭就昏了。他還算不錯,他說我不昏。其實他錯了,所以中國這個字真有學問,實在是有學問。那麼你昏了,就迷了,就是我們佛法裡講三諦,俗諦;你不昏,就是真諦,覺了,不是中道。中道是昏而不昏,不昏而昏,這才是中道。所以他沒有懂得,他還是落在兩邊,還不是中道。中道是結了婚之後不昏,要懂得這個意思,那個才是真正的中道,才真正懂得意思,所以他是走到兩邊去了,都偏到兩邊去了。

 

這個雖然能夠體會,體會得不夠透徹;沒有三諦三觀,他只有二諦,沒有三諦,那麼他一直到現在還是獨身,還是跟到李老師在學佛。

 

那麼成家,家也是一個很有趣味,很有學問的一個字。家上面是個房子,你寫篆字就曉得了,上面是個房子,房子裡面是個什麼?想一想?小豬;成家,成那個東西。所以我們古聖先賢,你說這不是佛菩薩再來的,我都不相信。他造的字學問大了,所以外國字沒有這種力量。它能夠叫你開悟。你看一念,念是什麼?念是今心,就是現前的心,不是過去心,不是未來心,就是當下一念,今心。你看我們講思想,想,心裡一有念頭,就有相,心裡面就有相出來了。

 

思就是什麼?思就有分別了,有界線了,有執著了,有執著就有界線。所以思,心裡面畫了界線了,你仔細去研究研究,中國文字實在是了不起。所以我們好東西非常之多,尤其在政治制度上,中國過去雖然是帝王時代,專制的少,歷代帝王專制的不多,他君權與相權分得很清楚。

 

就好像開公司一樣,皇帝是董事長,宰相是總經理,真正辦理國家事情是宰相的事情,就好比現在的君主立憲。但是中國皇帝比君主立憲的皇帝,權力要大得多,因為選宰相是他選的,不是老百姓選的。可是宰相確實有權統理國家,他要能夠任命一個好宰相,那真是天下太平,所以在政治制度上也非常之好。尤其是治國的方針,就是政策,是以禮治天下,以孝治天下;今天西方國家是法治,他是以法律來治。中國是以禮,以孝,真是天理、國法、人情,三方面都顧到,非常之美。法是沒有情面好講的,所以中國有感情,有豐富的感情;禮也是法,但是裡面有豐富的感情,有真實的慈悲在這個裡面。所以古人治國,他是以道、德、仁、義、禮,以這個為原則。最高的是講道,其次的是德,再其次的是仁,再其次的這是講義,最低的一層是禮。那麼由此可知,道德仁義禮都是真心起用。

 

儒家講誠意、正心,誠意正心跟佛門裡面講的菩提心,沒有兩樣。菩提心裡頭直心,就是儒家講的誠意,這個是菩提心的本體,真心的本體。他起作用就是正心,儒家講一個,起作用正大光明。而佛法把他分開來,佛法講心起作用,一個是自受用,對自己的作用,一個是對別人的用處。怎麼對自己?怎麼對別人?對自己叫深心,深心就是清淨心,自受用要清淨,對待別人要慈悲。所以佛法這菩提心講三個,直心、深心、大悲心。儒家講兩個,誠意、正心;他是把自受用的深心,他受用的慈悲心,合而為一,叫正心。

 

孔子跟釋迦牟尼佛沒有見過面,也沒有交談過,也沒有商量過,真是古人所謂,英雄所見大略相同。所以佛法一傳到中國來,就被中國人很樂意地接受了,為什麼呢?與我們中國文化根本的概念上完全相同,接受過來,的確可以能夠相輔相成。儒家講東西,講原則、講綱領,佛法有原則有綱領,而且有詳細的說明。所以學了佛之後,再去看看儒家,看看道家,那真是很容易理解,一點困難都沒有。古代,這也是外國沒有的,一個政治家,一個國家的領袖,他有三個責任。所以地方上官史,縣市長叫父母官,絕對不是國民公僕,而是父母官;意思就說愛護老百姓,要像父母愛護兒女一樣,這個意義好,實實在在是好。

 

所以做之君,君是領導人,你要領導老百姓。做之師,你是老百姓的模範、師表,你是老百姓的老師。做之親,你是老百姓的父母。所以他有這三種責任在身上,領導人、老師、父母。所以老百姓稱為子民,愛民如子,是以這種心情來從政的。這樣的思想、態度,走遍全世界找不到,沒有,這是中國文化的特色。那麼有老師這個身分,當然他要教育,所以在從前地方官史的政績,第一條就是選拔人才。如果你在這個地方上做了三年官,做了三年市長,市政辦得非常之好,樣樣都好,如果沒有替國家選拔一個人才出來,你的考績就糟了,你趕快要辭職,要走路,國家不會再要你了。所以過去選舉制度,不是民選,是由地方主管官選拔,選優秀的人才,由國家來培養。所以國家最高的賞賜給誰呢?給推薦賢人的這個人,進賢受上賞,國家最高的榮譽,最高的賞賜,頒給推薦賢人,推薦給政府的,推薦給國家的;我們從商周都有選舉制度。

 

所以地方上舉孝廉,這個就是選拔人才的原則,選孝子、選廉潔之人,不輕易取於的。因為他能夠孝順父母,他對國家就能盡忠;他能夠廉潔,他做官能不要錢,他辦事就能公正,不會受賄賂,所以選拔人才這兩個條件是主要的條件,孝與廉。因此教育也就看什麼時代,看對什麼人,應當要施設什麼樣的教育。所以道德仁義禮,這個就是教育的標準,五種不同的標準,來教導國民,所以是量時施教。今天我們這一般的教育,是一種科技的教育,技術的教育,嚴格講,那只是科技的知識而已;教育很難說,教育是教做人。

 

所以孔老夫子教育,你看看他教學的四科,第一個是德行,第二個是言語,第三才是辦事,第四是文藝,就是藝術。而是以德行與言語為主,我們今天所疏忽了,前面兩條完全疏忽掉了,只著重後面兩條。前面兩條是本,後面兩條是末,今天教育真是捨本逐末;我們這個國家之衰,有因素,過去那麼樣強盛,也有因素。所以我們到美國,看看美國的情形,我們很多地方是非常之感嘆,我們遠遠不如人家。但是想想我們,他們歷史只有兩百年,兩百年前,我們中國是世界第一強國,康熙、乾隆的時候,你去看看地圖,康熙、乾隆,最盛的時候,我們的版圖多大,現在我們大陸那個版圖兩倍呀!西北亞是我們的,日本北面庫葉島也是我們的,西面差不多到伊朗,南面緬甸西南那邊全部都是中國的。

 

現在我們大陸上版圖,剩一半都不到了,世界最大的強國;美國那個時候在開荒,墾荒時代,兩百年之後,沒想到我們中國變成這個樣子,真正值得我們反省,為什麼會衰到這種程度。科技,我們不是不如人,外國人承認中國人世界上最聰明的,所以美國今天太空科技裡頭,許多是中國人。所以是救亡圖存,在諸位年輕這一代,一定要奮發,一定要深入我們自己優美傳統的文化,真正能夠救中國,真正能夠救世界。馬克斯主義,現在全世界幾乎也都逐漸逐漸要把它揚棄了,在過去認為這是最好的,在中國大陸認真地實行了三十幾年,等於實驗,實驗了三十幾年,證明全盤失敗,不適合人類。這一點我們中國對全世界實行馬克斯主義,是一個很大的貢獻,就是向全世界人宣布,這個主義行不通,因為我們作了三十多年了,這行不通。

 

所以中國遭這麼大的劫難,對世界也有很大貢獻,使世界上人都覺悟了。蘇聯赤化世界的陰謀,也沒法子得逞了。大陸這一開放,任何人都可以到中國大陸去參觀一下,參觀什麼呢?參觀、考察馬克斯主義實行的成果,一看到那個成果,大家都不要了,都不願意要這個東西;可是我們中國人犧牲太大了。好我們現在講到正題,禮在中國,是以周禮為本,周禮是周官,這三禮之一,周禮等於周朝的憲法,是周公制作的。如果周朝晚年那些子孫,還能夠遵守這一部憲法,周朝不只八百年;可惜到後來的時候,大家不遵照這個原則去做了,他才會亡國。這是一部非常好的書,那是真正是聖人從真心裡面,與道德仁義禮相應的作品,教化眾生的,治理國家的。

 

儀禮為目,儀禮是國民生活規範,這個裡面很複雜,儀禮三千,相當複雜,生活規範,如同我們佛門裡面的戒律一樣,堶惘釵菻腄A就是個人生活規範,也有入眾團體的生活規範,它講這些的。賢人履之,能夠依教奉行的,這是賢人,這是君子,決定守禮而不違背禮。能夠體會大道的,這是聖人。能夠依教奉行,把它做到,這是賢人君子。在佛法裡也是如此,完全能夠證得的,圓滿證得的,是佛;而能夠把它實踐在日常生活當中的,那是菩薩。佛是聖人,菩薩是賢人。因此世出世法的教學,都從禮敬開端;如果沒有禮敬,其餘的都不必談了,其餘都不是真實的,與心性都不相干。能夠有禮敬,無有一法不稱性,稱性起修、全修即性,所以禮敬太重要了,我們千萬不能夠疏忽。

 

禮記一展開,第一句話,無不敬,就是一切恭敬,這是講意義,我們存心、對人、對事、對物,都要恭敬。對人恭敬,我們見到人有禮貌,鞠躬行禮。我們對物怎麼尊敬呢?我們對桌子,每一天把它擦得乾乾淨淨,擺得整整齊齊,對它恭敬,我們對桌子恭敬,我們對書本恭敬,我們展開來讀的時候,恭恭敬敬地讀,讀完之後把它合起來,放的時候,放得規規矩矩,不要說歪的斜的放,那對它就不恭敬了,對物恭敬。對事恭敬,任何一樁事情,無論大事小事,盡心盡力把它做得圓圓滿滿,有始有終,對事的恭敬。禮敬是從這個地方學的呀!曲禮底下,無不敬下面還有幾句,儼若思,安定辭,安民哉。

 

實在講這個四句是整個禮教的根本,也就是禮教的宗旨。心要靜,身要端莊,言詞要安、要定。安的時候,就是我們講的言語要柔和,不要粗暴,這是安;人家聽的時候,心裡很愉快。定是肯定,言詞不能夠模稜兩可,要肯定,人家聽的時候不懷疑,這是言語要安、要定。他的效果,能夠安民,叫整個老百姓身心都能得到安穩,我們今天講安和樂利,才真正能夠做得到;末後這一句是效果,因此他們叫學習的人,對外,就是身口,要嚴謹。為什麼呢?因為外面能夠影響內心,所以才有很多的禮節,有很多儀規,無非是使我們恭敬心常常能夠提起來,而不致於忘失掉,是這麼個意思。

 

其實我心裡恭敬就好了,何必要這麼多繁瑣的禮節呢?用不著繁瑣禮節。有它的用意,實在是有它的用意。往往我們現代人是自以為聰明,譬如佛門裡面現在這個最敬禮,五體投地,還是不肯用這個儀式,我自己本人就是如此。我當初學佛,我學佛三年沒有拜過佛,到第四年才肯拜佛,頭三年不肯拜佛。拜佛,那是恭敬嘛!現在我們見到總統也三鞠躬最敬禮,何必趴到地下磕頭,我總覺得這個儀式已經過去了,那是帝王時代的事情,現在我們是中華民國的人。所以這個分別、執著,非常堅固。我今天看看你們對這些道理都沒有搞清楚,也會趴到地下磕頭,很難得,真不容易,我就做不到。

 

我那個時候跟章嘉大師,跟他三年的時候,都沒有去拜過他,現在想想很慚愧,他對我那麼好。這個就是有很強烈的分別執著,不肯幹。我年輕的時候,我做事情的時候,我那個辦公室跟總統隔壁;其實我們見到總統只一鞠躬,那有三鞠躬,也只有脫帽一鞠躬。所以我們見到佛的時候,也是三鞠躬,這就最敬禮了嘛!我們現代人嘛!所以儀式不一定要學古代人,但是恭敬心決定不變。這是不知道。到後來怎麼樣才會拜佛呢?曉得拜佛是修行,是八萬四千行門裡面的一種,懂得這個道理才肯拜佛。而且拜佛這個行門也是妙不可言,是一個修行的法門,就是禮敬諸佛,這一點很重要。

 

拜佛也是最好的養生之道,我們人是由兩大部份組合成的,一個是心,一個是身;身是物質,好比是個機器一樣,現在你們學到軟體、硬體,我們身也是軟體、硬體所組合的。機器要動,如果要不動的話,它就會生故障,就會生病了,所以身要運動,一定要動。心要清淨,心不能動,心一動就壞了,心就壞了,真心不動;你看楞嚴經上十番顯見,顯見不動,真心不動。所以當我們拜佛的時候,我們身動心不動,這個心靜,就是不動。所以至誠,什麼叫誠呢?曾國藩他在求闕齋筆記裡頭寫得很好,一念不動之謂誠。所以我們心裡頭一個念頭都沒起的時候,這個是叫誠,這誠意。

 

那麼我們佛法裡面講直心,直心也就是一念不起的時候,這個時候叫直心,這是最尊敬的心,這是敬心。所以我們拜佛的時候,心裡面要一念不生,修心;身體在運動,這是養生之道。我是明白這個道理之後,一天才拜八百拜,過去一拜也不肯拜,然後是明白這個道理之後,每天拜好幾百拜,曉得它是八萬四千法門之一,對我們身心有莫大的利益。那麼最初學佛的人,沒有人告訴我,我問他們這個拜?就這個拜。拜是最敬禮。這我不服,你一定要把道理給我講通,我服了,我才肯做;不服,我不肯做。所以我年輕時候非常頑固,非常地執著,有人把我說服,很不容易;可是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,我真做。那麼禮敬的修學,是先從儀式上去做,由儀式去修你的清淨心,然後經裡面所講的無不敬這一句,才能夠貫徹精微內外。

 

所以中國古代的教學,無論是小學與大學,都是以無不敬這三個字為教育的基本原則。那麼這是我們現代教育裡面疏忽了,沒有了。它是真正要把你性德開顯出來,應用在生活當中,所以與佛法的修學可以說是不謀而合。那麼註解裡面講的有十種禮,註解說「言禮敬者,禮屬身業,謂合掌、低頭、曲躬、俯伏、反掌接足,俱身分事也。敬屬意業」,敬是心,禮是身,普賢菩薩教給我們這個修行的法門,第一個就是要修禮敬。清涼在華嚴經疏鈔,這個「大疏」,就是華嚴疏鈔,裡面講有十種禮,這個十種禮名、目,註上都有,而且還有簡單的解釋,那麼這個十種禮,各位自己去看,我也不必再說。

 

不過禮既然是講修行,修行裡面要有觀照的工夫,假如沒有觀照,那只是行禮而已,不叫修行。行是什麼?把我們迷惑顛倒,錯誤的思想、行為修正過來,這個叫修行。佛門的禮節是五體投地接足禮,五體是兩個膝蓋,兩個掌,頭頂,這叫五體。五體都要投地。而且行禮時候反掌,反掌是接足,就是承受佛的兩隻腳站在我的手掌當中,接足禮這是最恭敬的禮節,那麼這個裡面表的意思。

 

當我們行禮的時候,第一個是右膝蓋先著地,右膝蓋先跪下去;右是表順,左面是表逆,叫旁門左道,右是正,左是反,所以左道就是外道;所以是先右膝著地,這是正法,與正法相應。右膝著地的時候,你要有觀想,念念不忘一切眾生,右膝著地的時候,令一切眾生得正覺道,右是正道。然後第二是左膝蓋著地,左膝著地的時候,心裡想著要令一切眾生,從外道法裡面改邪歸正,要有這個願在裡頭,有這種意念在裡頭。左是外。代表是旁門左道,有不少人學旁門左道的,我們現在雖然沒有力量把他轉變回來,要有心,你不能把他忘掉,念念不忘度那些外道改邪歸正,要度那些小乘迴小向大,它這個意義很深很深藏在裡頭。然後右手著地;我們拜佛的時候,由這幾位出家的法師教你們拜,你們不會拜的時候教你們拜,但是你一定要懂得這裡頭的觀想,每一個動作要如法,還要帶上觀想。右手著地的時候,有如釋迦牟尼佛的金剛寶座,因為你右手下去時候,這個身子很穩,兩個膝蓋都著地了,頂足而立,身體很穩重,像佛的金剛寶座上一樣,住持正法。左手著地的時候,右手先著地,然後是左手著地;凡是左都代表外道,左手著地的時候,心裡想著於一切外道,我們應當要用四攝法去幫助他,攝受他歸正道,就是我們要用手去接引他。最後頭頂著地,頭頂是我們一個人最尊貴的部份,頭頂著地的時候,我們想到令一切眾生離驕慢心。

 

人都傲慢,沒有一個說是我不傲慢,沒有這個道理,傲慢是俱生煩惱,不要學的,不學就會的。你看地伽師裡面所講的我見、我愛、我慢,就有慢字,我癡,四大煩惱常相隨,這個傲慢是其中之一,這是很大的障礙,障道。所以頭頂著地的時候,令一切眾生捨傲慢心,成無見頂相。佛的頭頂非常之圓滿,頂上有肉髻、相,捨傲慢心,無見頂相才顯出來,才只三十二相之一。那麼這是幾個動作裡面都有幾種觀想,我們在拜佛,如果裡頭沒有觀想,就瞎拜了;對身體運動可以,對身體運動是能收到一點效果,對你道業上沒有幫助。你如果能夠念念都能有這個觀想,對你道業上有幫助,所以禮拜是八萬四千行門之一,是修行的。

 

同時,我們這樣禮拜,願願都是為眾生,都是利益眾生,除了利益眾生,還利益自己。我今天五體投地拜佛,拜菩薩的時候,我們是五體,願自己從今之後永離五道,五道就是六道。因為阿修羅照理說不應該算一道,你看經上講的阿修羅,天有阿修羅,人也有阿修羅,惡鬼、畜生都有阿修羅,只有地獄裡頭沒有阿修羅。所以佛經裡常講五趣輪迴,那麼講六道跟五趣,實際是一樣的;講六道把天阿修羅,單獨給他算一道;講五道,天阿修羅就歸在天,那就是天人惡鬼地獄畜生。我們五體投地,願我們從今之後永離五道,就是超越六道輪迴。離於五蓋,五蓋是煩惱,就是永斷煩惱。令諸眾生安住五通,具足五眼。所以一拜下去是自利利他的願油然而生,要這樣地禮佛,無量的功德,天天禮拜,天天作如是觀,你那個心不慈悲慢慢自然就慈悲,它養嘛!天天養嘛!這個驕慢瞋恨眾生的心,自自然然就斷掉了。

 

你要不常常作如是觀,培養你自己的心,真的,性德沒有辦法開顯,迷惑顛倒不容易斷啊!要這樣地拜佛。你們天天拜,我今天講到這一段了,記住,好好地去作觀,每一個動作裡面,加上觀想,這就如法了。那麼這十種禮,此地說得簡單,慈舟法師的普賢菩薩行願品親聞記,他註解的比較詳細,也是十種,他註的文字比較淺顯,很容易看,這個註解的本子將來送給諸位。

 

再看第二段,「所有盡法界,虛空界,十方三世一切佛剎,極微塵數諸佛世尊。」這個小題目是解釋行願的相,就是禮敬諸佛的樣子。那麼這個裡面有三個小段,這是第一小段,是「所禮果境」,果是諸佛,是我們禮敬的對象,那麼這個裡面必須要跟諸位說明。所有盡法界虛空界,一個都不漏,完全都包括了,真是稱性。十方是講的空間,四方四維上下,這是十方。三世是講過去現在未來。釋迦牟尼佛以我們的境界來看。那是過去佛,他老人家已經過世了。西方世界阿彌陀佛是現在佛,他還沒有入涅槃,現在佛。過去的諸佛無量無邊,現在諸佛也是無量無邊,我們不難懂。那未來佛在那堜O?禮敬過去佛,禮敬現在佛,我們曉得未來佛在那裡?未來佛就是每一個眾生,每一個人都是未來佛,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皆當作佛。那麼換句話說,叫我們對於每一個人要把他看作佛一樣地禮敬。

 

我見到釋迦牟尼佛,見到阿彌陀佛禮敬,我見到另外一個人不禮敬,你這一條願沒修,因為普賢菩薩行願,禮敬的時候,他是平等的。所以修普賢菩薩行願的時候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上品上生,比我們念阿彌陀佛,那功夫高太多了。我們念阿彌陀佛念成功了,帶業往生,生凡聖同居土,你要修十大願王,那是實報莊嚴土,沒話說的,決定實報莊嚴土,你就從這一願你就能體會到。我們今天誰把一切眾生當作佛那麼樣恭敬,你們都有分別心;他有什麼了不起,他不如我,我對他為什麼要恭敬?好了,你十大願王就沒有份了,頭一條就沒有份,以後條條都沒有份。這個十願就好像十層大樓一樣,這是第一層,你沒有第一層,當然就沒有第二層,後面統統沒有。要緊啊!所以諸位要曉得,我們對於每一個人,乃至於對蚊蟲螞蟻,只要是有情眾生,我們要跟他看成佛,完全平等。

 

當然見佛我們五體投地頂禮;你見到人,你就不必五體投地了。如果見到人也五體投地,那街上人太多了,你磕頭磕不完了,那你又錯了,你又迷在事相上了。對待一切人,一切物,我們的恭敬心沒有兩樣,所以我們見人一鞠躬,或者點點頭,這是儀式上不一樣,敬心決定一樣,決定是相等的。見善人是一樣的,見惡人也一樣,不能說見惡人我們就不理他,那就錯誤了。惡人也有佛性,他也要成佛,你對他要生了差別的念頭,是你自己破壞你自己修行,毀掉了你的普賢行;普賢行是成無上道的,換一句話說,我自己要不要成無上道?要不要修普賢行?要修普賢行,不能跟一般人觀念一樣,要跟諸佛菩薩的觀念一樣,建立新的人生宇宙觀,是諸佛菩薩的人生宇宙觀,不是人間的人生宇宙觀,你才能真正修學十大願王。不僅是如此,對一切人恭敬,剛才講了,對一切物,對一切事,統統是諸佛。

 

所以華嚴經在末後講善知識,香爐、善知識,蠟台、善知識,桌子、善知識,板凳,善知識,沒有一樣不是善知識,為什麼呢?在無情的分上,它有法性,有情叫佛性,無情叫法性。法性跟佛性是一個性,只是名詞不一樣,是一個性,所以華嚴經才講,情與無情,同圓種智,這樣才真正做到了禮敬諸佛。所以諸佛是包括了一切有情、無情眾生,統統在內,這個心多大!儒家禮裡面講無不敬,名字上想像不錯,其實境界沒有說到華嚴經這麼透徹。所以儒家講充其量只是對人,沒有講對物,沒有講對一切眾生,沒講到這個。而佛法裡面說,十法界依正莊嚴,統統包括在諸佛兩個字之內,這真正不可思議。

 

所以天天你們佛門裡面課誦本裡面,每一天作早晚課都要念禮敬諸佛,一者禮敬諸佛,二者稱讚如來,都是口裡唱唱歌而已,什麼意思不懂得,完全沒有做到。對待一切人,勾心鬥角,一點恭敬的念頭都沒有,他怎麼能成就。這樣地念佛,一天念上十萬聲佛號,古人所說的,喊破喉嚨也枉然,不相應。一定要明理,你才能修,所以我明白之後,要努力向這個方向去做,向這個目標去精進,要認真地修禮敬,無不敬。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世尊,諸佛,就是我剛才講是廣義的,世尊是狹義的;世尊就在十法界裡面,他真的證到究竟果位,以佛的身分出現於世,這個稱為世尊。

 

那麼諸佛呢,講一切眾生都是諸佛,這是華嚴經;佛只有在兩部經上這樣講過,其他的經上沒有,第一部是華嚴,第二部是圓覺,這兩部經上佛說的,一切眾生本來成佛,這樣的字句在其他經上沒有,尤其是情與無情,同圓種智,這華嚴經上有的,其他經上也沒有,所以諸佛的意思包括得非常寬廣。下課了,聽這個經聽了打瞌睡就大不敬了,一定要振作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