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聖之旅

(邁向靈鷲山)

 

郭惠珍醫師(道證法師)述

錄音日記與旅途隨筆(一九八四年十一月)

育蓮鄉敬記

 

邁向靈鷲山(耆闍崛山)

 

夕照中,抵達靈山附近

 

大約下午三點,車子開往靈鷲山,這是朝聖的第一站。

 

「請問是路壞還是車壞啊?」如此顛簸震得大家大笑,誰如果有結石一定給震落了,不知道是誰苦心設計了這波浪形藝術的路。印度的平原石丘在車窗外掠過,牛羊、茅屋、帳篷一切都熟悉。大約下午五點半,夕照中我們扺達了離靈鷲山只有十分鐘車程的旅館,這不知名的旅館外形倒是十分派頭,但是一問之下,他們竟堂皇簡潔的說:「沒有水!」「沒有燈!」「一張床,七個盧比,睡兩個人而且沒有棉被。」「喔!」我不禁笑起來「沒有水又沒有電,那就可以不用洗澡了。」這一種髒孩子高興的聲調,惹得林、劉兩位居士都伸出食指,指著我相視而笑。(盧比是印幣單位)

 

 

沒有水又沒有燈,可是星光燦爛啊!兄弟!何處可買星光燦爛、晴空如洗?何處可買此曠野坦蕩?對著星空唱「誰念南無阿彌陀佛,如來世尊是活佛」,雖然沒有水,但心中可不能沒有「大悲水」;雖然沒有燈,但心中可不能無「智慧光」。

 

印度小米粥是我們的晚餐,太好了!真是太好了,華僑的臉上堆滿了誠摯,忍不住告訴他們,我內心的感激;忍不住和她們相擁在一起。不知道為什麼?這些日子,我的感情表達如此的「西洋」、如此的不含蓄,但是,真的!我不想藏住它,我們本是同根生,實當攜手歸淨土。

 

鬚根長成一片林的一棵樹

 

不知道幾點了,該看的病人看了(許多朝聖者水土不服都病了,我拿著蠟燭去看病),念念佛,睡吧!

 

夜堙A由於沒有睡袋,也沒有棉被,就把衣服蓋蓋,半夜塈N醒了!想到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起冷醒,白日堣@張張鑲著美麗眼睛的臉,又出現在腦海。孩子們!今夜你們可曾安睡?你們睡在那堜O?可有像我一樣的衣服蓋嗎?我坐著,窗外星光依然燦爛。大約三、四點,僑胞就起來為我們煮粥,千百種情緒化為一聲佛號,親愛的佛陀,請加被這無量無邊苦難的眾生、善良又無知的孩子。

 

孩子們今夜可曾安睡,你們睡在那裡?